《地铁》系列故事概述:俄罗斯味道的科幻故事

爱哟游
预计阅读时长 34 分钟
位置: 首页 游戏测评 正文

《地铁 2033》大概是我最喜欢的俄罗斯科幻小说之一,也是我认为的「世界上最好的废土小说」。2009 年,来自于乌克兰的游戏开发商 4A Games 宣布将会把这本小说改编成游戏,而在十年之后,这个系列无论是游戏还是小说,都已经走到了第三部作品。

《地铁》系列的故事发生地几乎全部都是有迹可循的,这得益于莫斯科复杂的地铁网络,大大小小加起来接近 200 个站点,其中有数十个站点都是在建立之初就采取了富丽堂皇的艺术设计,大量的大理石立柱、吊顶灯光、金色镶边、艺术画、浮雕,这些都是莫斯科地铁站的常见要素,很难让人想到这些地铁站的设计初衷其实是因为战争。

《地铁》系列故事概述:俄罗斯味道的科幻故事

莫斯科地铁的站台

在二战中期,纳粹德国对苏联的轰炸让苏联人民感觉到了「地下城」的重要性,为了应对战争,苏联人修建了一个位于地下五十米的巨大网状世界,最深处甚至达到了地下 100 米,这就是莫斯科地铁系统。在战争时期,莫斯科地铁系统可以容纳至少 400 万人避难,这在当时代表了能够让所有的莫斯科居民进入地铁站,躲避战争的威胁。

这也就是《地铁》小说的创作背景,这个前苏联未雨绸缪的一次战备计划,在旅行记者德米特里·格鲁霍夫斯基的笔下,变成了一个有着俄罗斯民族风格的科幻故事。

在大家游玩《地铁 离乡》之余,我也来给大家简单概括一下《地铁》系列的小说和游戏剧情,这是几个关于生存与救赎的科幻故事。

我对莫斯科地铁图进行了一点标注,标出了本文将会出现的几个主要站点,方便各位理解其位置关系。地铁2033

逃入地铁

《地铁 2033》的故事起源于主角阿尔乔姆小时候的一次探险。

在核战争爆发之后,整个世界地表都被辐射尘覆盖。坚韧的莫斯科人民集体进入地铁站进行避难,然而辐射尘也渗透到了地铁站中,人们的生活空间越来越小,最终仅存在少数几个站点能够供人生活。

为了争取更多的生存资源,地铁中的莫斯科人民分为了数个派别,红线、纳粹、大都会、汉莎联盟分别管理着地铁世界的方方面面。

其中汉莎联盟以商人为主,他们游走在各个站点,有着自己的商队和护卫,掌握着地铁站的经济命脉。

而大都会则是地铁中最繁华的一个站点,各式各样的人民往返与此,交换情报、交易资源,同时大都会还有自己的军事力量,名为游骑兵,他们守护着地铁世界的安全,抵御着隧道里那些变异生物的侵袭。

红线和纳粹则是来自于战前的党派,许许多多年轻人加入这两个组织,为了地盘你争我夺,在隧道里掀起战争。

我们的主角阿尔乔姆,来自于一个和平的站点:全俄展览馆站。在这一天,一名游骑兵来到了全俄展览馆,故事也就是从这里开始。

植物园站

阿尔乔姆在年幼的时候,与两名小伙伴前往植物园站游玩,他依稀记得进入地下世界之前,他的母亲曾经带他来到植物园,在这里他们享受冰淇淋,享受阳光,然而他一直回忆不起来母亲的面貌,出于对地表生活的好奇与向往,他们来到这个近地站点,企图打开大门,一睹地表世界的风采。

现实中的植物园站

然而大门之后,迎接他们的是没有臭氧过滤的阳光、辐射尘以及一种变异的怪物:观察者。

两名小伙伴落荒而逃,阿尔乔姆愣在原地,此时此刻,一个高大的黑色身影挡在了他和观察者中间,在刺眼的阳光下,他昏迷了过去,当他再次醒来,他已经回到了全俄展览馆站。

三名少年决定对此事闭口不谈,然而这一次的行为,给地下世界带来了一种名为「黑怪」【Dark Ones】的的生物,这种生物具有高度智能,能够用精神力量控制其他人,在此后数十年里,它们都是人类生活的最大威胁。

阿尔乔姆的任务

一名游骑兵来到了全俄展览馆站,他是亨特,是一名猎人,也是地下世界最强大、最出色的游骑兵之一。

阿尔乔姆的养父苏霍伊是亨特的旧友,在他们的交谈之中,亨特表示自己要去一劳永逸的解决「黑怪」威胁,但是他需要一个传话人,将他的行动信息带到大都会,告诉米勒上校。

阿尔乔姆不顾养父反对,自告奋勇的接下了这个任务,开始了自己的旅程。

在这一趟旅程之中,阿尔乔姆遇到了自己的人生导师:可汗。可汗是一个比较神经质的老年人,他相信地铁的隧道里住着幽灵,他们不同于那些变异生物。这些幽灵会吸引生者,将他们永远的困在黑暗的隧道里与自己作伴。同时,可汗还认为「黑怪」并非邪恶的生物,他们肯定是对人类有所请求。至今为止,「黑怪」从来没有屠杀过人类,仅仅在少数几次冲突里造成了伤亡,然而这也是因为人类的率先攻击导致的。

人们都认为可汗是疯子,可汗则坚称自己是成吉思汗的转世,他知道地铁世界里的许多秘密,阿尔乔姆对他将信将疑,然而当可汗带阿尔乔姆成功穿过幽灵所在的隧道时,阿尔乔姆终于相信了这位老人,至少是相信了他的确有一手,而不仅仅只是个普通的疯子。

在旅程中,他们还遇到了纳粹,遇到了红线,其中有人对他们是敌对态度,而有的人也对他们伸出援手,总而言之,阿尔乔姆到达了大都会,见到了米勒上校,将亨特的计划转告于米勒上校。

终结一切的导弹

在和米勒上校的结识当中,他们得到了一个新的任务:前往图书馆。

图书馆位于红场,从这里可以前往克里姆林宫,在克里姆林宫的地下,有一个名为 D6 的军事基地,据说在这里有大量的物资,如果游骑兵能够得到这些物资,自然能够更好地保护地下世界的和平。

在这一趟冒险里,阿尔乔姆知道地表世界还存在「恶魔」、「图书管理员」等等怪物,「恶魔」体型巨大,有着一对数米长的翅膀,而「图书管理员」也是一种健壮的人型生物,他们安静的游荡在图书馆,猎杀着一个个入侵者。

在抵达 D6 基地之后,他们发现了这里还有战前最为强大的武器:导弹。米勒与自己的下属乌尔曼当即决定,用导弹摧毁「黑怪」的老巢:植物园站。

植物园站距离全俄展览馆很近,全俄展览馆必定会受到波及,阿尔乔姆返回自己的老家,通知自己的养父,却得知最近隧道怪物越来越多,他们已经有大量的人民受伤,阿尔乔姆的养父也在保护家园的过程中受伤,如今老弱病残的他们已经无法离开了这个站点了。但是摧毁「黑怪」的老巢,必定能为地铁世界带来安定,苏霍伊认为这一切都是值得的。

在导弹准备完毕之际,阿尔乔姆突然脑海之中闪过了一句话「你是被选中的人」。回忆过去,阿尔乔姆有数次接触「黑怪」的的经历,但是每次「黑怪」都没有伤害他,他们似乎在尝试与阿尔乔姆进行沟通,却无法成功。「黑怪」的沟通方式是通过精神电波,大部分人都承受不住这种精神交流,而阿尔乔姆却不受其影响。可汗认为这是阿尔乔姆的天赋,「黑怪」肯定有什么事情要告诉阿尔乔姆,他们现在应该阻止发射,这一切都做错了。

但是为时已晚,无数的导弹飞向植物园站,火海之中,数以万计的黑色身影一同看向阿尔乔姆所在的电视塔,他们并不责备阿尔乔姆促成的这一场屠杀。他们曾经寄希望于阿尔乔姆,希望人类的技术,能与他们的特殊能力结合,让地下世界的人们重新回到地表。然而这一切,都随着轰炸的开始而结束了。

《地铁 2033》:阿尔乔姆的冒险

《地铁 2033》的小说和游戏有很多细节差别,但是核心的故事并没有太大的改动,从全俄展览馆站出发的阿尔乔姆,在找到米勒之后,又重新返回自己的家乡站点附近。他们在 D6 基地找到了导弹发射井,用这种战前武器毁灭了「黑怪」的巢穴。

在故事的末尾,阿尔乔姆知道了他们的做法是错误的,但是一切都没办法阻止,在小说《地铁 2034》中,也确定了「黑怪」在那次轰炸之中灭绝了。

然而游戏制作组并不打算就这样让故事结束,所以在《地铁 2033》问世之后,他们紧接着创作了第二部游戏《地铁 最后的曙光》。《地铁 最后的曙光》并非是小说第二部《地铁 2034》的改编,而是一段原创的故事,讲述阿尔乔姆在轰炸之后,遇到了一名「黑怪」幸存者的故事。地铁 最后的曙光

大轰炸之后

随着导弹的落地,阿尔乔姆目睹了自己的家乡全俄展览馆站以及「黑怪」的聚集地植物园站的毁灭。阿尔乔姆的养父苏霍伊,在当时并没有从车站撤离,地铁站里还有大量的伤员,他们都无法前往地表避难,在阿尔乔姆与米勒以及其他的军队成员决定毁灭「黑怪」巢穴的那一刻起,全俄展览馆站的许多人就等同于被宣判了死刑。

《地铁》中的废土

这件事给阿尔乔姆留下了巨大的心灵创伤,他一直被梦魇困扰,反复做着「黑怪」在隧道中游荡的噩梦。

这一天,可汗告诉了他一个信息,游骑兵发现了一只可能是「黑怪」的生物,它在植物园站附近游荡,也许阿尔乔姆能够去看看,至少为自己的行为赎罪,救下这个可怜的幸存者。

可汗的话的确让阿尔乔姆心动,但是却无法说服掌握权力的米勒上校。米勒上校命令阿尔乔姆去杀死这只生物,并且安排了自己的女儿安娜,作为狙击手协助阿尔乔姆。

两人回到植物园站的地表,发现了这只「黑怪」幸存者。他还是一只幼年「黑怪」。阿尔乔姆一路躲避,将「黑怪」驱赶至安娜的狙击死角,他尝试与「这只幼体沟通,却因为这种交流造成的精神冲击过大,使他陷入了昏迷之中。

纳粹与红线

当阿尔乔姆醒来的时候,他身处纳粹的牢房之中,在这里,他认识了一名红线成员帕威尔,帕威尔和阿尔乔姆一见如故,他开朗的性格让他迅速建立起与阿尔乔姆的友谊。

他们经过一番波折,成功逃离了纳粹基地。他们逃离纳粹基地之后,来到了红线的前线站点革命广场站。在庆祝的时候,帕威尔下药迷晕了阿尔乔姆。在红线的牢房之中,阿尔乔姆又结识了当时红线总书记的儿子莱昂纳德,莱昂纳德是个善良的人,他放走了阿尔乔姆,同时阿尔乔姆也得知了红线与纳粹一样,觊觎着「黑怪」以及 D6 基地。

在逃亡的过程之中,阿尔乔姆才明白了帕威尔其实并不是坏人,他只是一个忠心的士兵而已,但是他也不满红线对阿尔乔姆的做法,所以选择和阿尔乔姆一同离开。

在之后的故事里,阿尔乔姆和帕威尔来到了布力斯卡娅站,在这里,他们找到了被红军抓获的安娜。在这个站点,地下世界的瘟疫病毒感染了众多市民,红军正在肃清感染者。阿尔乔姆和帕威尔一路猛进,终于在十月广场站的隧道里救下了安娜,他们逃往十月广场站。这里是游骑兵控制的站点,在这里,阿尔乔姆重逢了可汗,同时也接触到了汉莎联盟。

D6 基地的黑怪

当阿尔乔姆在隧道中再次遇到「黑怪」的时候,他只想请求这只幼年「黑怪」的宽恕。

可汗带领阿尔乔姆来到了隧道里最神秘的场所:命运之河。在这里,阿尔乔姆见到了地下世界的许多异景。会动的骷髅、逝去的亲人打来的电话,以及命运之河的安排,让他重新见到了「黑怪」。

「黑怪」让阿尔乔姆重新回忆了轰炸那天发生的事情,无数「黑怪」都共享同样的记忆,他们之间没有秘密,一切都是以思维相连。阿尔乔姆通过「黑怪」,看到了战前还活着的自己的母亲,他痛苦的像母亲求助,却得到了「黑怪」的安慰。「黑怪」告诉他,他现在并非孤单一人,他是被选中的人,被选中和「黑怪」交流的人。

阿尔乔姆打算带「黑怪」来到 D6 基地。据说在这里还有一些「黑怪」幸存者,他们被关在 D6 基地的地下。在这一段路途中,阿尔乔姆遭遇了红线的狙击,在一番惨烈的战斗后,幸好有「黑怪」的帮助,阿尔乔姆杀死了带队的首领,来到了克里姆林宫的脚下。

通过「黑怪」的精神交流能力,他得知了此前与他一起逃亡的帕威尔也在此处,他和红线的首领一样,接到了将军的任务,需要占领下 D6 基地。一场好友之间的战斗在所难免,然而最终,帕威尔自己取下了防毒面具,他不想和阿尔乔姆反目成仇。帕威尔有着自己的信仰,有着自己的目标,他虽然不喜欢红线的做法,但是他认同红线对世界的计划和理想,同时,他和阿尔乔姆的友谊让他无法继续战斗下去,最终他选择了在抵抗之后,自己走向死亡,唯有这样,才能在使命和友谊之间达成两全。

与帕威尔永别之后,阿尔乔姆踏上了自己最后的一段旅程。在 D6 基地里,他重新见到了驻扎在此处的米勒和可汗。

基地保卫战

米勒并不相信「黑怪」,但是他也并非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。

虽然米勒数次想要杀死「黑怪」,但是他还是选择了相信阿尔乔姆,也许 D6 基地的下面,的确还有「黑怪」的幸存者。他在这件事里保持中立态度,如果「黑怪」想要和人类开战,他也会毫不犹豫的扣下扳机。

当 D6 基地的地下大门打开的时候,他们发现这里竟然还有一批陷入沉睡的「黑怪」。阿尔乔姆非常兴奋,得知了自己还有机会进行赎罪,他立刻着手开始唤醒这些异族人。

在此时,多方势力已经聚集在了 D6 基地,红线、纳粹、大都会、汉莎联盟都在讨论如何瓜分 D6 基地的财产,在火药味十足的会议上,可汗怒斥了红线总书记,声称红线释放了病毒,并且想要以此获得更多的领土。

然而米勒在此时此刻无法做出决定,他作为游骑兵的领导,如果现在和红线对抗,一场大战在所难免,他不能为了一个没有证据的指控牺牲兄弟们。正在僵持之际,阿尔乔姆救下的「黑怪」抓住了红线总书记。现场陷入一片混乱,在「黑怪」的精神攻击下,总书记终于说出了实情,他释放了病毒,并且就在现在,红线正在打算强攻 D6 基地。

战争已经打响,红线军队集中在 D6 基地大门之外,游骑兵仅剩的力量完全不足以对抗这样的军队。阿尔乔姆与众多好友进行了告别,此战凶多吉少,几乎是抱着必死的决心,游骑兵和红线的战斗开始了。

无论战争结果如何,D6 的资源不能落入这些战争狂人手中,身为游骑兵的阿尔乔姆还有最终的任务,就是毁掉这一切。即使是牺牲自己的性命,也不能让地铁世界再次出现第二个植物园站、第二个全俄展览馆站。

当阿尔乔姆准备按下 D6 基地自爆开关的时候,「黑怪」们出现了,这些被阿尔乔姆拯救的「黑怪」们回到了 D6 基地,他们的加入让战局有了转机。但是战争依然惨烈,在这一场战斗中,大部分游骑兵军人阵亡,而红线士兵则因为黑怪的参战最终全军覆没。

战后,「黑怪」们与阿尔乔姆道别,虽然阿尔乔姆导致了他们的大部分族人死于植物园站,但是阿尔乔姆如今的行为,已经为他的过错偿还了债务,现在「黑怪」们该离开了。经过这一次事件,他们明白和人类的合作还有很长的路要走,这不是阿尔乔姆这样一个人能够决定的事情,他们打算离开这片土地,而阿尔乔姆承诺,在有生之年,他们一定还会再次相见,希望在那时候,「黑怪」和人类能够达成共识,一同重建这个被战争毁灭的世界。《地铁 最后的曙光》:阿尔乔姆的终局

《地铁 最后的曙光》是《地铁》系列的游戏原创故事。在这一部游戏中,故事的关键集中在「黑怪」身上。它们虽然外形上和人类有着明显的差距,但是他们同样也渴望自由与和平。

在这一部中,确定了 D6 基地的重要地位。在地铁世界中,子弹便是通用货币,军事力量的高低直接决定了各个站点的经济实力强弱。D6 是前苏联军事基地,有着大量的武器储备和战略资源。在游戏中,红线、纳粹、汉莎联盟都觊觎这个军事基地。阿尔乔姆在《地铁 最后的曙光》中已经成为了一名游骑兵,隶属于大都会米勒上校旗下直属部队。除了要重新赢得「黑怪」的信任以外,他还要面对各大势力的斗争,甚至是游骑兵内部的一些分裂。

相比于《地铁 2033》,《地铁 最后的曙光》有许多与原作风格不同的地方,这部游戏着重表现了不同势力之间的激烈对抗,同时也圆满的结束了「黑怪」的故事。根据游戏的一些相关信息,我们知道了该作品的故事时间发生在《地铁 2033》之后,与《地铁 2034》的时间线持平。作为一部小说衍生的游戏,《地铁 最后的曙光》给了《地铁 2033》一个美好的结尾。阿尔乔姆有了自己的家庭,他与米勒的女儿安娜育有子嗣,同时,他们与「黑怪」也达成了和解,一同期望美好的和平时代来临。地铁2034

猎人亨特

让我们回到《地铁 2033》的故事一开始。猎人亨特的冒险就是从这里开始的。

亨特是一名游骑兵,他离开大都会已经有快一年的时间了。在这段时间里,他并没有尝试和自己的组织联系,他奔走在各个站点,调查每个站点的受损情况。对他来说,不同势力派别之间的斗争,与那些变异生物相比根本不值一提。

「猎人」亨特

猎人亨特也曾经遭遇过「黑怪」。值得庆幸的是,「黑怪」并没有伤害他,在「黑怪」尝试与他的沟通之中,可能无意间对他的大脑造成了损伤。导致了他认定「黑怪」对于人类来说是一种威胁,所以他打算前往地铁的更深处,找到一劳永逸解决「黑怪」的方法。

在这段旅程之中,亨特得知了许多东面站点的信息,其中就有关于病毒肆虐的图拉站的消息。亨特打算前往图拉站,了解到那边的情况,并且做出相应的措施。在出发前,一位名为荷马的老年游骑兵打算与他同行,他担心亨特做出那些不合常理的举动,所以打算在暗中监视他。

萨沙

在这段路程里,亨特遇到了一伙强盗。

这些强盗绑架一位名叫萨沙的女性。而亨特凭借自己多年的战斗经验,轻松的杀死了这些隧道里的渣滓。可是亨特的一些行为引起了荷马的一些不满,亨特太过于残忍了,他可以面无表情的杀掉任何挡住自己的人,甚至是在搜刮时,为了方便,他还会折断尸体的四肢。在荷马看来,亨特并不像人们口中说的那样是个传奇英雄,相反,他就是一个残忍的屠夫。

然而萨沙并不这么认为,亨特救了她的性命,她也因此爱上了这位外表冷酷的猎人。三个人再次一同出发,来到了更加东面的汽车厂站。在这里,他们得到了更多关于图拉站的信息。原来汉莎联盟已经抵达了图拉站,可是图拉站的瘟疫过于严重,已经几乎不可能有任何挽救的余地。在汽车厂站,亨特毫不犹豫地杀死了可能对他们有敌意的看门人。这种无端的暴力行为让萨沙明白,亨特的问题无法用语言去劝阻,这个男人需要一些更加人性的关怀。

然而亨特在此时依然还是那个冷酷的猎人,他打算用火焰净化整个图拉站。如果那里已经没救了,那就不能让疾病传播到其他站点,这是为了地铁世界的人类,亨特认为自己必须要做出这个选择。

这次,萨沙和亨特发生了争吵,亨特过分的话语让萨沙非常伤心,她拿走了荷马的枪,独自一人赌气前往地表。亨特虽然嘴上发狠,但是这段时间与萨沙的相处让他的心变得柔软了一些,他不能看着萨沙这样送死。在不久之后,亨特也紧随着萨沙前往地表,打算将她带回来。

在这段地面世界的冒险之中,萨沙被红线的士兵所救,再次被带到了红线的站点基地。在这里她认识了莱昂纳德,莱昂纳德对这位坚韧不拔的女性颇有好感。而在此时,亨特也追寻踪迹也来到了这个站点,这里已经距离图拉站非常近了。

在这里,荷马、亨特、萨沙的再次重逢并不算快乐。他们得知了图拉站已经沦陷,守卫的士兵们杀死任何想要逃离的人类,无论他们是否感染。被病毒感染的人和死人生活在一起,图拉站已经成了人间地狱。

图拉站的暴动

也许是萨沙的坚持改变了亨特,也可能是亨特逐渐开始认识到自己的行为的确有些失控。他们来到图拉站之后,亨特相比此前已经收敛了许多,不再随意杀人,不再用暴力解决问题,同时他还会倾听荷马和萨沙的想法。

但是毕竟前方就是疾病高发地区,亨特并不想让萨沙和荷马继续陪同自己,他要去为这件事做个了结。萨沙不满亨特的做法,质问他为什么不带上自己。亨特终于在这位女性面前表露出了自己的情绪,他害怕,害怕这些自己所爱的人,被自己的冷酷的一面伤害到。

从莱昂纳德那里,他们得知了图拉站并非毫无希望,疾病还有治疗的办法,为了寻求帮助,亨特终于联系了已经一年不见的米勒上校。两人的交谈不欢而散,亨特表明了「清理」是最好的解决办法,而米勒上校认为肯定还有其他的方法可行。在地铁的另外一头,萨沙与荷马被莱昂纳德骗到了红线的基地,莱昂纳德对萨沙心生好感,希望她不要再跟着亨特了,然而萨沙并没有理会莱昂纳德的建议。

现实中的图拉站

当亨特带领游骑兵回到图拉站的时候,三个人迎来了这本书中的最后一次见面。在图拉站的密封门前面,萨沙告诉了亨特治愈的方法,然而亨特依然坚持己见。正当两人讨论的时候,一名站内的士兵想要逃跑,穿越封锁线。

一声枪响,打破了图拉站的死寂,崩溃边缘的人民拿起了武器,开始反抗军队的封锁。暴动发生了,亨特和萨沙以及荷马,都处于暴动的中心地带,人群试图冲破关卡,站内站外的士兵不分敌我的互相攻击。

试图安抚人民的莱昂纳德,被愤怒的人群开枪射杀,萨沙想要救助莱昂纳德,却被卷入了暴动之中。亨特虽然有一身本领,但是在这种混乱之中无法发挥。眼看大门就要被攻破,人群一旦逃入隧道,瘟疫就可能会传播到整个地铁世界里。千钧一发之际,红线士兵引爆了地下水管道。大水淹没了整个图拉站。就在密封门即将关闭之时,亨特发现了人群之中的萨沙,虽然他极尽所能想要拉回萨沙,但还是被水流和人群冲散,随着密封门的关闭,亨特和萨沙被分隔在了这道大门的两边。

几天之后,大水退去,仅仅只有少数人在图拉站爆发的洪水中活了下来,而这些人其中,并不包括萨沙。

一部分感染疾病的人群被领去接受治疗,而其他的大部分人,都已经死在了那场洪水之中。亨特坐在地铁站的一角,寂寞的演奏着一首萨沙教他的曲子。《地铁2034》:孤独的战士

亨特是《地铁》系列中的一个传奇英雄,这是在《地铁 2033》里就提到过的事情。

他本来想要去寻找解决黑怪的方法,却无意之间卷入了一场面对地下瘟疫的人性战争。在这场战争中,他遇到了善良的萨沙,以及性格偏执且正义的荷马。

亨特也是一个矛盾的人。他为了地铁世界的安全,奉献出了自己的一生,将道德、人性置之度外,尽可能做出绝对理性的选择。然而再强大的英雄,也无法逃脱命运的安排。萨沙努力化解亨特心中的冰冷,荷马尽自己所能束缚亨特残忍的行为,这些都无法阻止亨特「拯救」地铁的脚步。最终,一场大水如同启示录里的洪水一般净化了图拉站的一切。幸存下来的亨特,失去了几乎所有的一切,又成了那个孤独的猎人。《地铁》:俄罗斯人的科幻

《地铁》系列的作者,是一位年纪不到 40 岁的旅行记者,名叫德米特里·格鲁克夫斯基。他毕业于以色列的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,经历了苏联解体,甚至参加了极圈的探险。德米特里的人生经历,给予了他创作《地铁》系列小说很大的帮助。

在《地铁 2033》里,他讲述一个年轻人的冒险故事,在莫斯科的地铁隧道里,他描绘了一幅变异生物、人类、进化种族之间的生存矛盾画卷。不同于美国科幻小说里拯救世界的剧情,《地铁》系列的主要角色阿尔乔姆、亨特,都是被命运卷入历史大流的普通人。这些角色数次面临人性和生存的选择,做出的决定有对有错。

然而他们都无法与自己的命运对抗,阿尔乔姆亲眼看着导弹毁灭了自己的家乡和「黑怪」生存的世界,猎人亨特虽有一身本领,也无法在最后关头救出萨沙,也无法拯救图拉站的全部人民。

人们常常拿《地铁》系列与《辐射》系列做对比,在我看来,《辐射》描绘了一个废土环境下富有美国特色的浪漫主义故事,人人都有自己的理想和诉求,并且都在追求自由的生活,而《地铁》系列则要压抑得多,在大环境的压迫下,他们只能尽可能的选择也许正确的道路,在夹缝之中选择自己的生存方式,即使是亨特这样的传奇英雄,最终也只能在废墟下演奏自己的挽歌。

两部作品的差别,从它们的货币里也能看出一二,《辐射》系列的通用货币是瓶盖,象征着对美好过往的回忆和纪念,而《地铁》系列的通用货币则是军用子弹,代表了价值与生命是直接挂钩的,前者是理想主义对美好的向往,而后者则是现实主义对时局的无奈。

《地铁》系列游戏最新作《地铁 离乡》,部分取材来自小说《地铁 2035》,但是并非是完全改编。为避免剧透,我也就不在此进行《地铁 离乡》的剧情阐述,希望感兴趣的玩家们,能够自己去了解这个「世界上最好的废土小说」系列,去游玩这些游戏,去尝试理解这个俄罗斯人的废土世界。

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,注重分享,被刊用文章因无法核实真实出处,未能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,或有版权异议的,请联系后台,我们会立即处理,本文部分文字与图片资源来自于网络,转载此文是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,若有来源标注错误或侵犯了您的合法权益,请立即通知我们(管理员邮箱:namisc@163.com),情况属实,我们会第一时间予以删除,并同时向您表示歉意,谢谢!
-- 展开阅读全文 --
头像
《英雄不再:特拉维斯再次出击》评测 8.25 分
« 上一篇 2022-12-19
《地铁:离去》评测:冲出地底、重拾希望
下一篇 » 2022-12-19
取消
微信二维码
支付宝二维码

动态快讯

标签列表

最近发表

系统获取,无需修改

目录[+]